大女儿胸前悬挂一张牌子
2019-11-06 14:5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晓云:对,其实我心里也知道,肯定会出一点事情,但是我必须去面对。

李莹:我认为那也是一种暴力,家庭暴力它不仅在夫妻之间,还有子女对父母,还有父母对孩子,而且这个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,她看见了家庭暴力,我们一般叫目睹儿童,家庭暴力目睹儿童,那么对他们的心理伤害都是非常大的。

记者:人都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,第三次了,这个时候有没有做什么决定?

晓云:因为当时联系的时候,他说了只是回去解决小孩的事情,他就说该拿生活费,一个月拿多少生活费,给他就可以了就是这样的。

记者:晓云的这件事情走到今天,她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,但是你回头看,你觉得她在里面有没有责任?

晓云:不能,反正我就心里面一直都有个结,还有那时候在我们农村,如果是离婚的话 ,觉得还是很少的,很丢脸的事情,不敢说,也不敢跟父母说,

李莹:她要会花很多的时间,因为我们机构也在关注家庭暴力的目睹儿童,我们会发现即使是她长大之后都会给她带来阴影。

晓云:她说你们为什么就不会想到还有法律?这个社会就是法治社会,还有很多可以利用这些来保护自己。

晓云:因为本来跟我姐姐约好的,我后来就给我姐打电话,我说我去不了了,听我在哭,她就跑到家里面去,看到我那个样子她说,你要干什么?他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她说那你有本事你现在再打,他说我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,然后我姐姐就报警了。

记者:这件事情报警了,警察没有来管,这件事情对你有没有影响?

晓云:我的爸爸和他妈妈上楼去找,他说你们不用找了,已经被我吃了。

2016年7月8日那天,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家人把家里所有的利器都收了起来,还找了胥某的堂弟堂妹保护章晓云,当前夫胥某再一次下跪,要求章晓云回家的时候,她严词拒绝了。

今年2月开始,章晓云在这里接受鼻再造手术,和很多来这里的人不同,她不是为了追求容貌更加美丽而是为了修复暴力导致的毁容。现在,她的鼻子已经宛若新生,但造成伤害的那一幕,却很难从心灵上被抹去。

记者:我在采访晓云的过程中,我感觉除了晓云在这个事件中,她是一个受害者之外,可能还有一个比她受害更深的就是她的女儿。

对于章晓云来说,鼻再造手术已经接近完成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两个女儿的学业和生活也得到了较好的安置,家暴阴影的消除,需要社会支持系统的有力介入,也需要时间慢慢冲淡。

晓云:肯定对他们一辈子都是阴影,大女儿一直从发生事情后,她都不敢回那个房子去睡觉,她说她眼睛一闭上就会想到当天的情景。

被家暴这件事,章晓云瞒了11年,直到2015年国庆前,章晓云和姐姐说好,要回娘家过年,胥某不同意,争执中,再一次动手。

晓云:当时警察问还有没有在打吗?我姐姐说已经打过了,那警察就不管了。

2016年12月,章晓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讨个公道。她从媒体记者的手中得到了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李莹的电话,了解了具体情况后,李莹决定为她提供生活救助金和法律援助。

2016年7月8日,原本在外地打工的章晓云回到重庆,到前夫家就孩子的抚养问题召开“家庭会议”,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,章晓云的父母也参加了会议。

晓云:后来又打了,我就觉得不能原谅,他一直说不会有下一次,他说再有下一次的话,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怎么样。

晓云:他堂妹也说,你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,看着小孩在家里面受罪。当时女儿都有轻生的念头在家里面,她说她想跳楼。

晓云:当时我还是相信的,我每一次都抱有一种侥幸心理,那种感觉,又看在小孩的面上。

晓云:当时我就很生气,然后我就要走,天都黑了,我女儿她爷爷奶奶带着在隔壁玩,就我们两个在家,那时候我就去把衣服穿上就要走,我也没想过要走哪里,他又去拉着我,求我原谅,然后就说不会再有下一次,一直在那里道歉。爷爷奶奶又把女儿带回来,当时看到女儿,我心就软了。

章晓云被送到重庆西南医院,胥某没有逃跑,直到警察到来,把他带回了派出所,三个孩子则目睹了妈妈被爸爸咬掉鼻子的全过程。

记者:他的这种马上的道歉,能不能弥补你刚才心理上受到的伤害?

李莹代理过许多和家暴有关的案子,通过章晓云的案子,她觉得应该把已经离婚的前配偶对家庭成员的暴力行为也纳入《反家庭暴力法》的实施范围。

晓云:他可能看到我这样已经很坚决了,他就说好了别说了,站起来一下子来抱住我就这样了。

晓云:我说我们,你说要谈什么就谈,坐下来谈吧。我就坐在沙发上,前面有个茶几,突然就在对面一下子又跪下,当时他一下跪,其实我心里面就发毛,就觉得又上当了。

晓云:当时医生一看,都吓了一跳,就问那个鼻子到哪里去了?咬掉的那一部分。

晓云:他开始又摔东西,又骂人,后来也是因为我顶了他一句,又抓着我打,那一次我还抱着儿子,他就不好打我的脸,因为抱着儿子,打我的腿,这只腿,好久上厕所都蹲不下去,一直这块都是硬的、紫的。

就这样,章晓云留在了家里,直到2016年6月份,章晓云给孩子留下2000元生活费,独自前往北京、上海等地寻找工作。离家后,胥某给她打电话,让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承诺不会再打她了,她把胥某的电话号码拉进黑名单,胥某就用微信找她,微信也拉黑后,胥某用大女儿的微信,让两个女儿和3岁的儿子轮流在微信语音里骂她,章晓云只好把女儿的微信拉黑,胥某不甘心,四处打听章晓云的下落,听说章晓云在江苏南通打工,胥某就拉着大女儿去南通“找妈妈”,大女儿胸前悬挂一张牌子,跪在南通闹市。这几张照片被胥某发在女儿的朋友圈和六年级的同学群里,章晓云在网上看到女儿的照片,心痛不已,她拨通了胥某的电话。

晓云:打的次数不是特别多,但是经常会吵、摔东西。有一次是他妈妈,不是城里面有老年人去做电床,有人说会治病,他跟他妈妈吵的那天,把家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砸坏了,我说我要报警,他说你报,你敢报,然后拿着一把刀抵在我的脖子上,他把家里面所有被子抱到客厅来,他说他要把整个房子烧起来,大家同归于尽。

晓云:还有他的亲戚也说了,女儿就是我带着两个女儿以后出去,如果女儿受到什么伤害就要我拿命来抵。

第一次被打是在十多年前,但章晓云记得当时所有的细节,她选择留下和隐忍。

晓云:因为父母是那种很封建的人,你嫁给他了,你这一辈子就是那里的人,感觉两个人吵吵闹闹、打打架都是很正常的。

李莹: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很多,其实可能在我接触的案件当中,有忍40年还没有离婚的,因为家庭暴力是有特殊性的,其实家庭暴力的本质是权力控制,一方对另外一方的控制,所以它是跟一般性陌生人之间,或者是一般人之间的这样一个伤害是不一样的,它的实质是一种权力控制关系,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制定专门法律,来去规制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晓云:不知道,很快的,他就一两步,站起来走过来就这样,因为他堂弟堂妹一直在防着他,怕他拿东西。

在医院做了清创手术,章晓云鼻子上的伤口慢慢愈合,但因鼻部缺损,导致严重畸形,鼻再造手术难度大、复杂、手术次数多、费用昂贵,通常需花费10~20万,这对章晓云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数字。幸运的是,深圳一位心理医生周宁看到了章晓云的新闻后,联系到她,并将她介绍到上海一家整形医院,医院研究后决定对章晓云进行公益救助免费治疗,这期间,章晓云知道了2016年3月1日开始施行的《反家庭暴力法》。

李莹:所以我们对这类孩子,我们也要进行关爱,我们要给他进行相关的心理辅导,无论是从学校、从家庭,还有包括这种专业性的机构都要对这些孩子进行关爱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huping.net.cn香港彩票现场开奖,香港金吊桶360777con,香港合彩历史开奖结果版权所有